mg游戏平台
党的工作 PARTY
举报方式
举报电话:0471-6320797 举报邮箱:gjtjjjc@163.com 举报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海东路与东二环交汇处东河湾北区T4塔楼19层1908室
团青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 > 党的工作 > 团青在线
疫情改变了世界 我们留下努力生活的影子
发布时间:2020-07-31  文章来源:综合管理部

  2020年过去了一大半,武汉“封城”也已是半年前。延续至今的疫情,让原本的非常态应对日渐成为一种生活的常态,而一系列变化也让不少人感慨颇多。当社交方式发生改变,安全感开始动摇,孤独感不时袭来,职业规划产生变化,生活的另一些侧面怎样徐徐展开?我们又应当如何学会从容应对?这注定是段打破惯常的人生体验,每个人身段都低下来,我们一同弯下腰,努力托起原本稳稳的幸福。疫情改变了世界的样子,却留下了我们努力生活的影子。

  ---------------

  放低身段,弯腰托起原本稳稳的幸福

  何初晴

  189天没有看戏

  票夹里最后看的一出戏是原版音乐儿童剧《玛蒂尔达》,看完后试图跟反串女反派凶校长的帅气英国小哥“搭讪”,不仅失败还错过通往地铁的摆渡车,淋着雨走了四十分钟回家。

  被取消演出的最后一部剧是科幻音乐剧《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在最近举办的“2020华语音乐剧大赏”里,《花束》紧跟《白夜行》被推荐。随城市经济复苏,剧场正慢慢醒来。

  198天没有进电影院

  最后看的一部电影是音乐纪录片《坂本龙一:终曲》,小小艺术影厅就我一个观众,完美“包场”,不过因迟到错过了开头,又睡着错过了中间,但看到结尾依然非常感动。

  个人“想看”片单里被推迟上映的最后一个片子是《夺冠》,影院最近逐渐复工,《唐人街探案3》里的昊然师哥、《中国女排》里的巩俐师姐,我想很快就会成功赚走我的银子、泪水。

  一家三口回老家过(避)年(难)67天

  回老家过长沙,在橘子洲头捧着网红茶饮照相。外婆说,“武汉封城前两天你们还在外头,能熬过来是毛主席保佑”。

  父母先行回武汉复工,他们有复工申请书、健康码,却连续被三个大巴司机拒载,最后外公通过曾经学生联系到司机,才把父母“拖”回武汉。父母走后,我又独自在老家和外公外婆相处35天。

  父母走后第一天,我在老家表现得“谨小慎微”,屁颠屁颠跟在两位老人身后,扫地、晾衣服、拖浴室,连开关把手都用酒精消了毒。中间陪外公散了步,陪外婆看了电视,十点半上床睡觉。最后一天失眠,不知为啥。

  远程上学125天

  一位老师表示:“眼不见心更烦。”

  一位老师表示:“你们能瞧见我,我看不着你们,怪不公平的。”

  一位老师表示:“开学见!剧场见!”

  一位老师表示:“说实话,还挺想你们。”

  一位老师表示:“假期好好充实自己,暑假快乐!”

  嗯,就这样从冬到夏,日子连了起来。

  宅家学习81天

  师哥W询问:“又是抗疫又是防洪的,武汉还好吗?”

  师姐X邀请:“争取寒假去承德避暑山庄旅游哈!”

  师姐S激励:“希望我们都会有光明且健康的未来。”

  有点矫情,有点感动。

  没有网购的49天

  疫情前最后一次购物,买了新电脑的键盘膜。这台在2019年12月31日下单的新机器,取代了去年年底期末赶论文碰洒咖啡而报废的旧电脑,同时开启了我这一年的复杂运气。

  快递恢复后剁手第一单,买了套汉服。没穿两次,只是想让千篇一律的宅生活有个盼头,天天等发货的感受,和天天等在那个女孩楼下的心情,应该差不多吧。

  67天前,迷上网购蔬菜生鲜。

  团购拯救大家。

  “大屁股脸家”的肉和雪糕质量味道无敌。呜呜,买不起海鲜。不在配送服务区的则靠团购送。我特别喜欢某款酸菜鱼,因疫情也只得打破常规叫外卖。特殊时候,每个人身段都低下来,我们一同弯下腰,努力托起原本稳稳的幸福。

  离开北京196天

  北京,其实是有点想念的,想念她什么?

  故宫?那些建筑上精美的彩画和仙兽?东筒子夹道尽头隐藏的故事?承乾宫的董鄂妃、永和宫的德妃,长春宫的富察皇后,钟粹宫的慈安太后,哪一个历史深处的背影更加动人?畅音阁上演过哪些戏?珍妃在宫里拍过的照片,也跟她一起沉到井里了吗?

  小胡同?名人故居、土豪和老北京酸奶的聚集地,当导航失灵时,礼貌地和一个地道京腔儿“交回手”,虽然路还是找不到,但能再次被东西南北四个字的魔力“拍一拍”,也算收获。

  三里屯?这里有全北京最好看也最好喝的奶茶、咖啡和酒。有书店也有影厅。有霓虹灯和很黑的夜晚。有爱情和音乐。还有来自他乡和异国的灵魂。

  春天扫不尽的杨絮,夏天满湖的荷花,秋天短到没有,冬天如果有雪,会开心整整三天。

  还有我的寝室,简直是个小型书店,我坐在桌前,手边就有完整的关汉卿、曹禺和莎士比亚,几乎不用去学校图书馆借书。

  聊天记录里,“疫情”一词出现639次

  排名第一的词汇联想是“因为疫情”。我们因为疫情所以网课……你们因为疫情所以网购……她们因为疫情所以网恋……

  第二是“疫情期间”。疫情期间,居家学习和工作,我们一样也没落下。

  第三是“等疫情过了”。等疫情过了,我要回中学看老师,我要回北京逛大观园,我要去成都加上海,我要去……考研。生活还在继续,时间并未停止。

  今年8月底,我会满21岁。芒果TV、CCTV和KTV,总会有一个作为生日礼物开启我的全新人生。而我2020年的复杂运气,也将随疫情结束而终止。

  一切都会变好的!

  ---------------

  去哪里安放“空巢青年”的孤独

  木子沙

  自从“空巢青年”这个词流行后,我有时也用这个词来自嘲一下。与父母及亲人分居、单身且独自租房,这也是我的真实生活状态。大城市里,“空巢青年”越来越多,形成一个日渐庞大的群体。缺少家庭生活,缺乏情感寄托,工作和生活的界线也变得十分模糊,我们在繁华喧嚣的城市里,品啜着专属于自己的孤独。

  尤其是在疫情之下,社交疏远成为一种阻断病毒传播的有效方式,而这种类似的疏远却是“空巢青年”一直以来的常态。我不得不居家隔离、在家办公,我有了更多独处的时光,也意味着会有更多机会直面自己的孤独。原本习以为常的“独自”,辛苦建立起来的内心情感世界与外部物质世界之间的平衡,也因疫情来来袭而打破。

  疫情逐步得到控制,我的生活节奏也渐渐回归到接近疫情暴发之前的状态,新的平衡在悄悄地形成,原先用来排遣孤独的方法开始继续奏效。说到底,这种始终伴随着我的孤独感根本无法逃避,也无处可逃,只能面对,找到可以安放的空间。

  孤独感从何而来?首先是因为现实生活的孤单状态。独自一人在大城市漂泊,家人不在身旁,租住的房子里缺少家的温暖,生活局限在狭小的空间,生活的维度压缩成几点一线,有时难免会顾影自怜。

  在“996“变成标配、加班成为常态的当今社会,我们常常以“社畜”自嘲,这自嘲中多少有几分无奈。我也异常渴望爱与被爱,渴望守候和陪伴,对爱情和婚姻抱有很高的期待,但这种渴望却无法得到满足。这次疫情,让我有机会对自己的生活进行一次更深刻的反思,重新思索生活的意义。

  孤独虽然始终伴随在身边,但我渐渐适应了它的存在,学会跟它握手言和、和谐相处。无法与家人团聚,见不到家人,我增加了给妈妈打电话、视频聊天的频率,听一听她熟悉的声音,看一看她熟悉的面孔,也让我觉得自己并未离开家乡、远离亲人。

  疫情期间,电话里一句嘘寒问暖的问候,视频中一次亲切的交谈,都显得尤为珍贵。至于对爱与被爱的渴望,有时可遇不可求,不如将其转变为积极生活的心态,多用心经营好自己的生活,等待着美好的另一半的出现。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朋友之间的相互关怀、时常的心照不宣、偶尔的守护陪伴,都为我的生活增添了温度和色彩。上个周末,我还与三两好友漫步在颐和园中,观湖赏荷,谈天说地,“空巢青年”有必要不时和朋友“抱团取暖”。

  孤独感并不一定会导致悲观,它也可以成为看清自己后继续前行的动力。尽管生活浩大,城市喧嚣,孤身一人能量有限,出租屋内空间狭小,但我相信,只要真实且认真地生活,孤独感的苦涩中就会慢慢生出甜味。

  ---------------

  启动人生B计划:重构安全感

  柯锦雄

  延续至今的新冠疫情,让大家的日常行为方式也跟着改变了:口罩成为生活的必需品,体温成为健康的标准线,日常宅家也成为一种普遍的生活方式。当客厅变成了“游乐场”,厨房成为了“美食街”,电影有投屏,社交有微信,曾经以为的不可或缺,在疫情面前又变得可以被替代。

  疫情期间的几段经历,也让我对“安全感”这件事有了新的思考。在疫情最严峻的那段时间,我几乎一步都没有迈出家里的大门。虽在身在北京,但想到此前在城市各个角落游玩的景象都有些渐渐模糊了:故宫的厚重,昆明湖的柔软,798艺术区浪漫的文艺气息,三里屯纷繁的潮流色彩……我已记不起来最后一次去电影院看的是不是喜剧,最后一次旅游是去哪里,最后一次陪妻子逛街是什么时候。

  夫妻二人都有一份月入过万的工作,每周能一起出门看场电影,每年能在国内和境外旅游一次,老人身体还健康,有时间约朋友到家里聚个餐,时不时看看还有什么热门的话剧,听听好听的音乐会……对于许多像我们这样在大城市打拼的人来说,这座城市所赋予我们的不仅是物质上的收获,还有精神上的满足和快乐。如此张弛有度的生活方式,让我慢慢养成了符合自己节奏的生活习惯,也正是这无数个“小确幸”,构筑了我的生活安全感。

  可是在疫情冲击之下,我却忽然意识到了生活的“无常”:我们太习惯把已有的事物视作理所当然,却忘记一切都可能会发生改变。今年年初,公司部门大变动,原本人才济济的部门,最后只剩我一人形单影只。此后,我的工作内容也被压缩到极限。虽然心情一定会受到影响,但我也因此拥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从以往快节奏的生活中跳脱出来,重新思考一下工作规划和家庭未来。

  结婚以前,我习惯到一线城市打拼,因为那里有我喜欢的光怪陆离的现代生活,有丰富多彩的多元文化。于是,在这座城市打拼、扎根成为一种惯性,我却从未认真思考这是不是适合自己的最佳选择。我总是把城市与生活交织起来,许多日常活动也倚赖着城市的各类公共设施。但这次疫情让我退守回家,反躬自问,才发现城市是城市,生活是生活。年龄渐渐增长,家庭逐渐稳定下来以后,我才体会到:生活的本质,也不过是简单的相濡以沫。

  安全感受到威胁时,人才会清醒地进行反思。工作中的危机感,让我重新思考了所在岗位的稳定性和职业发展的未来。大学毕业后,我的几份工作都与媒体相关,最近几年一直在商业门户网站从事新闻评论工作。虽然我喜欢关注时事热点,擅长理性思考与表达,但是我也逐渐意识到:网站编辑是一个门槛不高、可替代性较强的工作,而且此类工作主要集中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

  当这些机会并不专属于我,职场新人一波波涌现时,我的安全感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我不禁开始现实的考虑:自己这朵“前浪”,应该如何避免被“后浪”们拍在沙滩上呢?

  经过慎重的思考,我作出了两个变动较大的决定,也算是启动了一种人生的B计划。第一,我与妻子非常正式地商量了去其他城市工作和生活的可能,其实这一直是一个性价比比较高的选项,只是我们总是耽于惯性,对这一变化的可能视而不见。

  第二,当六月份公司正式通知解除劳动合同时,我也开始了2020年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复习。妻子是一名律师,在与她交流的过程中,我也慢慢培养了自己对法律这门学科的兴趣。现在已经是一个学习型社会了,我不能一味局限在既有的知识框架之内,还是要不断探索更多的人生可能,增加自己的不可替代性。

  疫情冲击之下,我一度对安全感产生了怀疑。可是当熟悉的工作和生活有所晃动后,我还是选择积极应对:只有不断提升自己,才能构筑真正的安全感。

  ---------------

  文艺女青年的线上仪式感生活

  白简简

  身边朋友都觉得我是一个文艺女青年,大概因为我是博物馆、美术馆的常客,熟悉北京大大小小的书店,不会错过电影院上映的热门电影……如果这些算文艺的话,我就勉强承认这个身份吧。

  然而,2020年过去了7个月,我却始终蜗居在北京东五环外的出租屋内,没有怎么出过门——就算出门似乎也无处可去。虽然影院、博物馆已经限流开放,但在疫情之下,人们完全恢复正常生活尚需时日,业余文艺生活也不像工作、吃喝那么“刚需”。不过,如果换个角度想,因为疫情,文艺生活也有了新的打开方式。

  众所周知,去电影院看电影,除了感受精良的视听效果,还包含着一种仪式感。和谁去、观影后讨论,甚至看大片时吃的爆米花,都可以成为这项活动的组成部分。虽然每年影院上映的电影限于数量和品类,只是我观影的一部分,但自己在家看,终归缺了点什么。

  有一天,我发现了一种方式:在某视频网站,有“邀好友一起看”的功能。我创建一个“影厅”,再把邀请链接发给好友,他们就能进入这个“影厅”,与我同步观看。一个厅限10人,播放进度由我控制,最关键的是,软件在播放视频的同时,自带聊天功能,如果屏幕前的人自备爆米花可乐,就假装在电影院私人定制的“VIP影厅”吧。

  就这样,在一个周末的晚8点档,我在朋友圈招募了几位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同欣赏了梁家辉主演的《情人》。在那么大的北京,能和你跨越几个环一起约电影的都算“生死之交”。而这样的观影方式,反而让我拥有了几个以前由于“地理隔离”而从未约过电影的朋友。在观影后的讨论中,对这部看了又看的经典老片,他们居然还能发现新的点——比如,女主的草帽有网店同款。

  除了电影院,多为室内场馆的博物馆、美术馆,也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文化场所之一。博物馆大多推出了线上展览,制作不可谓不精良,但坦白讲,屏幕上的二维图像,终究无法和身临其境的展厅空间相提并论。尤其是面对一件历经千百年时光的文物,不站在它面前,是不会有“对话”感的。

  但是——对的,我又要转折了,不要揪住无法弥补的缺陷不放,对线上展览,观展角度不妨从“体验”,转变为“学习”。当然体验也是学习的一种方式,这里所说的学习,更偏向于理性的分析、总结。

  线上展览最大的好处就是不限时、不限流,只要你愿意,只要不停电断网,看一天也可以。而且每件展品往往都有高清无码大图——清晰度是你在现场用肉眼看都无法达到的,以及详细的背景介绍——你还可以随时上网查询。这样一场展览认真看下来,就像是上了一堂完整的课程——没记住没关系,我们可以再看一遍。

  现在,博物馆已经陆续开放,有的线上展览同时在线下陈列。当我走进屏幕上熟悉的展厅,这种“体验”相比初来乍到时的新鲜感,又多了一种“看山还是山”的胸有成竹和豁然开朗。

  相比电影院和博物馆,书店算是开业较早的,只是去的人不多。北京的书店还开通了“外卖”服务,我不光一日三餐仰仗外卖小哥,连“精神食粮”也能让外卖小哥投喂。曾经实体书店吸引我的主要是书店营造的“现场感”,以及能翻一翻这本书到底在讲啥,而“外卖”让我看到的是书店在不断寻求新的可能性。

  疫情对线下文化活动的影响正在慢慢减弱,而疫情期间诞生的新事物,有的或许能保留下来。现在的我,看着出版社的直播买书,买出了“抢货”的新感觉;在“私人影厅”和朋友一起看电影,顺便举办观后讨论会;博物馆还是要去现场的,但去之前和之后,都可以在线上学到更多……疫情改变了生活的样子,却留下了努力生活的影子。

  ---------------

  当浪荡天涯暂停于大理的植物日志

  酥肉的朋友

  我的朋友Roy和Sue,是微博认证的旅行视频博主。他们是粉丝口中的“神雕侠侣”,也是照进我日常生活里的一道光。每当我想透透气,却又不能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时,我就会打开《Roy和Sue的奇妙旅行》,就像是掀开厚重幕布的一角,瞥见人生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种可能。

  去年,Roy和Sue开启了一场独特的冒险,他们决心退掉了自己在北京作为“据点”的房子,从此四海为家,展开了一场盛大的巡回旅居。从清迈到印度,从哥伦比亚到秘鲁,从土耳其到苏格兰,整整400天里,他们头也不回地旅居了12个不同的国家——直到他们在芬兰的漫天大雪之中,听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

  随着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不仅是Roy和Sue,几乎所有旅行博主都遇上了“旅行禁令”这道令人无奈的难题。许多曾经每天元气满满地更新社交媒体的旅行博主,突然便沉寂了下去。在行业观察者的冷眼之中,这种变化体现的似乎只是景气与不景气,但是,对旅行博主个人而言,这种变化的背后,不仅是出行计划的取消,也是职业进程的停摆。而对那些通过旅行博主的分享见证人世繁华的关注者来说,则更像是失去了熟悉的朋友,也失去了一扇面朝阳光的窗口。

  不过,就在我隐隐为Roy和Sue俩发愁的时候,我忽然欣喜地发现,他们竟然没有断更,还在大理找到了一个“新家”。是的,就是那个《还珠格格》里主角们流浪天涯的目的地:家家有水,户户有花的大理。而他们也摇身一变,从“旅行博主”变成了“定居博主”。

  视频的画面里,一座苍山脚下的老院子如画卷一般展开。院子里游着一池锦鲤,四周是环墙肆意生长的盎然绿意。他们原本像是“没脚的小鸟”,如今却转身成了“扎根的植物”,在改造庭院的过程中,亲手呈现旅行中关于理想生活的设想。他们搭建起“酥肉博物馆”,将旅行四年间的藏品一一归置;他们记录过去一年的游历感想,在寺庙的钟鸣和时节里的雨声中结集成书。毫无疑问,他们又一次成功地将生活过成了别人的诗和远方。

  Roy说,在环球旅行的后半段,他们就计划能在之后沉淀一段时间,对过去的旅程做上一个小结。因此,疫情对他们的影响并没有显得特别严重。只不过,他们原本打算回国后多走一走,慢慢寻找理想的落脚之地,但却因为疫情,不得不在匆忙中直接奔赴大理。幸运的是,他们一下就找到了这个仿佛注定属于他们的院子——面朝洱海,日出日落,微风细雨。

  对Roy和Sue而言,疫情前的生活,意味着随时打包、说走就走,但被疫情“困”在大理的日子里,他们不会再需要为起床后没有任何安排而惊慌。他们可以关心百香果、关心桂花、关心枫树,感知四时和近在身边的美好,同时继续向大家分享生活的点滴与见闻。

  Sue在疫情后的视频中分享以往旅行中的衣服、包包、纪念品,也记录大理生活的日常,她笑起来的眉眼,和往期视频中一模一样。她本打算在大理安顿好后,就开启第二季的“环球旅居”,但疫情无情地断绝了在短时间内出国旅行的可能。于是,他们决定在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后,以开拓国内旅行亮点的形式重新回归“主业”,成为一边行走,一边记录的“旅行博主”。

  他们最新的微博里,记录着开到第4茬的金银花,也记录着对国内旅游的尝试和计划。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冲击了几乎每一个人的生活,也改变了社会的方方面面。每个人都有可能幸运地发现,自己的部分计划没有受到影响,但更大的可能,是你的计划赶不上变化。

  Roy和Sue的千百种生活,暂时定格在了大理的夏日植物日志。虽然他们出海的大船因为疫情暂时搁浅,但他们随机应变地为自己的船舶修建了一个崭新的港湾,待到风和日丽的日子,他们便能再度扬帆远航。疫情或许突然之间让许多人的生活不情愿地按下了“暂停键”。但是,只要带着随遇而安的心境,以自己的方式去努力,我们便能在“重启”时更加从容与坦然。

来源:中国青年报

转发至:
mg游戏平台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信息发布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海东路与东二环交汇处兴泰东河湾北区T4塔楼 蒙ICP备18000351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